小茶娓

谨慎跳坑,墙头很多

[韩叶]The one.(上)

[韩叶]the one


就当po主在学习吧= =

韩叶十八题一字开头成语脑洞坑

叶神生日快乐又老一岁更加翻身不能hhhh

po主阿轻欢迎GD////////


一叶之秋

  

  曲有误周郎顾。

  韩文清注意一叶之秋这个名字很久了。

  久到他以为自己生下来就识得这个名字。


  韩文清知道“一叶知秋”这个成语的意思却不知道一叶之秋这个人的意思。

  一叶之秋:喂喂喂,你谁啊敢抢我的BOSS??

  韩文清瞥了瞥仇恨列表里自己高高在上的输出,确认了不会被一叶之秋抢走后才慢慢地回复

  大漠孤烟:没眼睛不会自己看吗。

  下一秒一叶之秋挥舞着战矛冲了上来,韩文清想着这人真有意思冲上来帮自己打BOSS。但过了几分钟后他笑不出来了,再看仇恨列表,一叶之秋这个名字快要超越第三位了,韩文清立刻加快了节奏。

  BOSS的血线一直在下降,韩文清没有空看数据了,那个拿着战矛的战斗法师就在他身边,燃起的火好似快要把他烧成灰烬。

  网吧里劣质的大型电风扇在呼啦啦地转着,一会儿卷着热浪袭来,一会儿又变得沉闷,嗓子有些干燥,一口水咽下去好似吞下去千万粒沙子,韩文清有些烦躁。

  最后BOSS还是由大漠孤烟拿下。

  韩文清听到耳麦里传来一声骂娘。

  一叶之秋,

  呵呵。


一品白衫

(意谓他日可以官登一品,但今日则犹著白衫。)


  韩文清那时候当然不知道一叶之秋将是他为之一生的对手。

  那时候的他只是单纯的喜欢荣耀这款网游,现在则是单纯的喜欢找一叶之秋的麻烦。


  一叶之秋:卧槽怎么又是你??哥做个活动也不让人安心??

  大漠孤烟:我也抽到这个活动而已。

  一叶之秋:你大爷!

  到底有没有抽到这个活动只有韩文清一个人知道了。


  当大漠孤烟第六次抢走一叶之秋的小怪的时候,

  一叶之秋:那谁,你技术不错有没有兴趣加入嘉王朝?我打算组建一支战队。

  大漠孤烟:没有。

  韩文清这句话没有经过大脑,手下意识地打了出来,不知为何他就是觉得他们之间这样的关系很好。

  一叶之秋:靠你都不考虑一下吗?这样哥多没面子。

  

  白衫,夏天,战队。


  后来的韩文清听说自己的十岁小侄子追女孩的方法就是欺负她后,沉默了很久。


一丘之貉

(比喻彼此同是丑类,没有什么差别。)


  一叶之秋很久都没有在网游里出现过了。

  再一次见到他是在荣耀第一届比赛场上。

  他看到那个拿着战矛的战斗法师向他冲来,用尖利的战矛刺穿了大漠孤烟的心脏,然后挑飞了他,大漠孤烟的第一视角看到一叶之秋绚烂的技能,又一次点燃了他。

  战!

  韩文清坐直了身子目光锁定那个战斗法师,他的头稍微一偏就能看到嘉世战队,他在想哪一个会是一叶之秋,目光很快扫过嘉世的席位,他有些失望,从嘉世的席位里他没有看到那双能让他燃起来的目光。

  是自己期望太高了吗?

  韩文清开始认真对待比赛,但终究还是输给了嘉世。

  他忽然很想见见一叶之秋。


  比赛后台房间门口,叶秋倚着墙壁点燃了一支烟,他的手在抖着,略有些拿不稳。明明赢了比赛却还是有点慎于刚刚大漠孤烟的表现,脑内一直回想刚刚的画面,冷不丁被一双大手夺走了叼在嘴角的烟。

  “一叶之秋?”

  “……大、大漠孤烟?”


  很多年后叶修倚着韩文清抽烟,回想当初第一次的见面,叶修就说,

  “当年哥以为你是来抢烟的。”

  韩文清又一次夺走叶修的烟,毫不留情扔在地上用左脚使劲踩了踩,看着叶修的一脸心疼,很认真地说,

  “我是来抢你的。”

  


一物降一物


  韩文清一生就只拿过一个冠军而已,但他却降服了拥有四冠的叶修。

  一加四等于五,韩文清才是人生赢家。


  第四赛季,霸图有了张新杰的加入,如一只猛虎有了智商,懂得如何会心一击。就这样霸图化身猛虎一把咬住了嘉世的漏洞,战无不胜的斗神一叶之秋被猛虎一拳打乱节奏。

  最终嘉世落败,霸图登上荣耀顶峰。

  拳皇大漠孤烟有了新的称号,斗神的克星。

  叶秋看着这篇报道的时候被吸入肺腑的烟呛到了,呛得面红耳赤。坐在他对面的韩文清将水杯送到他面前,瞥了瞥报道,不在意地冷哼了一声。

  “咳咳,咳咳咳咳……我觉得吧,哥是没有克星的。”

  “是吗?第四赛季赢的人好像是我。”

  “咳咳咳咳咳……喂喂!老韩还我烟!”韩文清一手撑着桌子,一手将他手中的烟抢了过来,说道,

  “被捅了一刀还笑着再来一刀真有你的。”

  “……”


  大自然创造了鼠类必然会出现猫科动物,出现了猫科动物必然会出现人类。有一叶之秋就必然会有大漠孤烟,有叶修就一定会有韩文清。

  大漠孤烟不会是一叶之秋的克星,但韩文清一定会是叶修的克星。

  “卧槽……老韩你能轻点吗?”

  “不会。”

  在任何方面都是如此。


一无所有


  叶秋失踪了。

  一叶之秋换人了。

  仿佛是一夜之间的事。韩文清试图连夜去过H市,还是没有找到叶秋,苏沐橙也闭口不提。目光扫过嘉世斜对面的网吧,看到有女人骂骂咧咧地出来可能是买早餐,却在昏暗的网吧里看到电脑屏幕的亮光。

  韩文清没有多想,转身去了机场。

  后来他知道那间网吧就是叶秋的住宿后,他不止一次后悔当初没有冲进去把他拎出来骂一顿。

  这是耻辱。

  

  叶修一无所有了。

  小小的君莫笑出现在了刷新地点,手上的千机伞熠熠生辉。

  叶修怎么可能一无所有,他还有荣耀,他还有君莫笑。

  更何况那天的全明星他听见老韩对他说,

  我等你回来。

  既然你这么期待我的回归,我怎么会让你失望。

  

  如果当初韩文清看到了叶修。

  韩文清看到了坐在屏幕前的叶修,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灵活的手指依旧在键盘上跳跃,然后点燃手边的一支烟,在吞云吐雾中模糊了两人的视线。

  还能抽烟?没怎么糟糕。

  韩文清冷哼了一声。

  随即快步朝叶修走去。


  但是他没有看到叶修。

  “老韩你视力下降了啊,明个去买个老花镜吧?”

  “一起买吧,那天你也没看到我。”


一反既往

(完全与以前相反。)


  叶修发现韩文清变了。

  韩文清还是那个韩文清,却不是以前的那个勇猛向前的韩文清了,他开始根据年龄适当调整了作战风格。

  叶修有些惆怅。电子竞技选手的职业年龄本来就十分短暂,像他和韩文清这样打十年的根本就没有了。他很珍惜现在的每天可以打比赛的时光,同样很期望和韩文清再次站在同一赛场上。

  终于到了这一天,和叶修打第一场比赛的却不是韩文清。叶修瞥了一眼坐在选手席上的韩文清,却看见他也在看着自己,视线冷不丁对碰。

  叶修还是先一步移开了视线。

  

  霸图没有阻挡住兴欣。

  比赛结束后很久,两人都没有私下再说过话。

  叶修有些烦躁,但他只能一直赢下去,带着老将的所有骄傲。


  我们是冠军!

  叶修做到了,他真的做到了。

  那天晚上,叶修借了苏沐橙的手机打电话给韩文清,他却没有接。奖杯在手有些冰冷,笨拙地一遍又一遍打着韩文清的电话,他一直没有接通。

  然后叶修枕着奖杯睡着了。他梦到苏沐秋在向他微笑着祝贺他,他想上前一步苏沐秋却变成了幻影,幻影又凝聚成了大漠孤烟的角色形象,然后大漠孤烟向他挥舞着拳头冲过来,碰到他身体的那一瞬间,大漠孤烟变成了韩文清。

  他梦到韩文清在抱着他。

  他觉得自己做了噩梦。


  “老韩那时候你怎么不接哥的电话?哥以为伤了你自尊啊。”

  “……那天晚上十一点了,在睡觉。”


一如既往(微量双花食用注意//)


  叶修没想到这个噩梦变成了现实。

  他正在被老韩抱着。


  他只是吃饱了没事干所以从H市做了飞机到Q市旅游。尽管他一直跟自己说去Q市只是旅游,不是去关爱张佳乐,更不是去看韩文清。但他还是在日落时分晃悠到了霸图俱乐部门前。

  张佳乐看见他直接将手中的矿泉水瓶举起,被站在一旁的孙哲平抱腰拦下。

  叶修看也没看张佳乐,直接给孙哲平一个眼神。张佳乐被孙哲平拖走的时候,还是将手中的矿泉水瓶扔了出来,只是没有砸中叶修,因为他已经跨入了霸图俱乐部。


  夏休期韩文清也没有回家,在训练室里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做着训练。

  叶修看到他一个很明显的失误后,手顿了顿,继续着训练。

  韩文清训练了多久,叶修就站在他身后看了多久。韩文清在电脑屏幕的反光里看到了站在身后的叶修,他不说,他也就不出声。

  然后他突然就被韩文清抱着,看不到对方的神情,但他听到韩文清清晰地说,

  他要退役了。


  “执着”这个词,总会把它想得落墨浓重,铿锵激越,充满对峙和角力的血色弥漫。 

  但叶修看来,“执着”就是韩文清,那个喊出“一如既往”的韩文清,他说他要退役了。抽多少烟都无法将难过打败,只能暂时与之抗衡,但无数支烟灭了以后,难过又恢复狰狞原形。

  在身体每个部位猖獗,在黑暗将日光吞噬的地方,轻而易举的让人撕心裂肺。

  他想出声,却发现被烟丝熏久了的嗓子没有能正确发音。


  一如既往,止于岁月。


一意孤行  

  

  “文州啊,把老韩的名字加上去吧,要不然哥就不上场了。”

  “前辈,领队本来就是不用上场的^_^”

  “文州啊,尊老爱幼懂吗?”

  “所以前辈不用上场啊^_^”


  “喂,老韩,哥尽力了。不过哥会带着世界冠军的奖杯回来的。”

  “我已退役,叶修。”

  “我觉得大漠孤烟脚上的银装可以换成加速度的银装,老韩你说呢?”

  “我已退役。”

  “还有啊张佳乐这厮吵着要在出发前去吃Q市的海鲜,你说他一个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这么闹心呢?”

  “我已退……”

  “少天今天训练团战的时候好吵……真想把文州的手塞进少天的嘴巴里。”

  “叶修。”

  “训练的时候方锐又和唐昊吵起来了。”

  “我已经……”

  “老韩,等我回来。”

  “……好。”


一衣带水

(一条衣带那样狭窄的水。指虽有江河湖海相隔,但距离不远,不足以成为交往的阻碍。)


  Q市和苏黎世隔了很长很长的距离,韩文清和叶修的距离也随之拉长。

  韩文清在家里的介绍下很快成为上班一族,朝九晚五的生活他不嫌弃,他从不会下班后关注荣耀国际赛事,因为会有一个准时的电话打过来给他唠唠叨叨。


  “叶修你好像被黄少天附身了?”

  “……就当是吧。”

  叶修一直没有上场,但有他坐镇的中国队势不可挡,一步又一步登上了荣耀的顶峰。


  “哥下个星期就会回来了……”

  “总决赛加油。”

  和叶修一个房间的方锐搓了搓手皮,总觉得周围充满了粉色的泡泡,磨蹭着他的鸡皮疙瘩都要掉下来了。

  

  “老韩!看到没!我们是世界冠军!!!”

  “嗯,看到了,恭喜。”

  夺得冠军的那一刻,叶修抢过旁边人的手机立刻给韩文清打电话,韩文清的语气很淡,一声恭喜也是带着疲惫的感觉。挂断电话的下一秒,韩文清就将自己的脸埋在了柔软的枕头上,却抑制不住上扬的唇角。


  有幸与你相逢。


  

一往情深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TBC.


前九篇是傻白甜qwq本来打算写完后九篇一起发,拖延症拖到了现在ojz

叶神生日快乐wwww

后九篇是be,接受不了虐的小天使看到这里就可以end了qwq



评论(1)
热度(28)

© 小茶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