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娓

谨慎跳坑,墙头很多

[韩叶]The one.[下]

BE.


一枕黄粱


  “我回来了。”

  “欢迎回家。”


  距离叶修乘坐的飞机到站还有四个小时。

  现在时间,深夜三点零六分,韩文清做了一个梦。他梦见叶修笑着回到了他的身边,他梦到自己张开臂膀将他抱在怀里,他梦到叶修有力的心跳声,后来才发现在寂静无人的夜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的心跳声而已。

  连呼吸声都没有心跳声强烈。

  好像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却在浓重的夜晚里硬生生的被压着,就像一场阴沉沉的天气电闪雷鸣却始终不肯下雨,带着伞说多余也无法将它扔弃。


  他以前就会做有关叶修的梦。

  只是第二天醒来都会忘记,他以为忘记的都是不重要的,却在今晚所有的梦境片段一一浮现。

  ——却唯独没有未来的梦境。

  醒来后是七点整。每天都会在这个时刻准时醒来,十年如一日。他知道今天叶修会回来,但韩文清没有打算去接他。他只是路过蛋糕店,看到一款蛋糕就顺手买了;他只是路过路边的橱窗,对着玻璃里的倒影看了看;他只是和往常一样的走进了公司。


  他记得这是他最后做的一个有关叶修的梦。


一期一会


  韩文清接到叶修死讯的消息之后,只是顿了顿,然后又埋头工作。


  只有他自己知道,每一次的呼吸都特别的小心,对着电脑,手下飞快地工作,这时候尚且还能集中注意力。

  十几分钟过后,他开始大口呼吸,仿佛缺氧一样,却一直觉得周围的空气不够他的呼吸,打开办公室的窗户,远眺窗外,万里无云。他闭上了眼睛。


  两人确立关系后就打算同居,奈何一个在Q市一个在H市,谁都不愿意离开生活了很久的城市,所以他们在Q市和H市折中的S市买了一间公寓。叶修觉得有些浪费,他们买了公寓后只在那里住过三次不到,假期结束后就收拾行李,一个往南一个往北,谁都不会回头。

  打扫后的公寓甚至没有他们来过的痕迹,就像他们在彼此的生命里就是一个过客,坐下来一起喝杯茶然后又启程,向着不同的两个方向,一生只有一次的相会。只是这杯茶略有些浓苦,苦涩到心里,浓入到骨髓里。

  ——老韩,下次见。

  往北的韩文清听到叶修这样说着。


  好,下次见。

  韩文清睁开双眼,他已经能够平静地呼吸,握着拳对着万里无云的天空挥了一下。

  


一晌贪欢


  夏天宅男叶修怕热,经常穿着短裤裸着上身打荣耀,韩文清一回到家就会黑着脸朝他扔一件衬衫。

  叶修也就嘿嘿笑着穿上,一会儿去客厅倒水喝,一会儿去厨房找吃的,一会儿去厕所。白皙的大腿在客厅里晃来晃去,在沙发上工作的韩文清按了按太阳穴,在叶修第十一次出现在客厅的时候一把拉住他扯进沙发里。

  

  韩文清坐在沙发上,周围已经没有了叶修的一丝气息,闭着眼睛仿佛叶修就穿着他的衬衫还在客厅里晃荡,白皙修长的腿暴露在空气里。

  然后韩文清将手伸进了裤子里。

  他想起两人初次的接吻就像一场暴雨,谁都不愿意落下风,唇齿间疯狂地触碰,灵活的舌尖扫荡着彼此的每一块领土,唾沫从嘴角里漏下来,滑落到脖颈处是一道好看的痕迹。直到铁锈味蔓延,两人才慢慢分开,唇齿之间的银丝拉长。


  韩文清睡得很沉很沉,叶修也再也没有来过他的梦里。

  叶修的出现就像一场梦,只不过现在韩文清醒了。


一叶知秋


  叶修的葬礼,韩文清没有去。

  他刻意回避着所有有关叶修身亡的消息,他不知道这样有什么意义。


  公寓门口,有一棵参天大树,韩文清不知道这是什么品种,叶子略宽大,脉络清晰。秋天的时候风一吹就会掉落,掉落的时候还是绿色的叶子,一晚上可以铺满公寓楼门口。

  踩在上面就像踩在绿色的海洋里,叶修不止一次带回那棵树的树叶,韩文清看到他将树叶摆在电脑桌上,然后一股脑地收进一旁的抽屉里。

  韩文清打开抽屉,里面的叶子已经变得枯黄,黑棕色的脉络却依旧清晰可见。他将这些叶子捧在手里,打开窗户一把将这些叶子往外抛了出去。叶子在空中无规则飞舞着,左右晃动,一点有一点下降,这是它们的第二次飞行,带着年老的身体,享受风的吹拂,然后轻轻投入土地的怀抱。


  韩文清垂下眼帘,秋天了。


一笑了之


  韩文清上班的路上发现路旁挂上了荣耀的宣传海报。

  角色还是这些角色,但他们的操作者却已经不再是熟悉的人。看着熟悉的角色名后面跟着陌生的名字,君莫笑后面却没有名字,叶修无疑成为了一个传奇,大漠孤烟紧紧跟随在其后。

  这是属于他们的时代。韩文清在海报面前站了很久,久到他想离开的时候双脚略有些发麻,每走一步就像踩了千万根针头,但他还是一步一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在同一城市生活了这么久,周泽楷和韩文清还没有碰到过一次也算是一种缘分。下一秒,周泽楷就看到韩文清站在海报前然后缓缓的离开,他开口叫住了他。

  韩文清和周泽楷的交集不算很多,唯一最大的交集就是第九赛季孤注一掷的霸图还是被势如破竹的轮回击败。韩文清只是对周泽楷表达了祝贺,顺带表示下赛季的冠军会是霸图的信心。


  周泽楷张了张嘴,最终只是说了一句,大家都好。

  韩文清也对他点点头,说着自己现在也很好。

  然后周泽楷犹豫着开口,叶修前辈的事……

  他看到韩文清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微微一笑,嘴角上的皮肤皱起,他确定韩文清是笑了。

  再然后,两人就在一起简简单单吃了一顿午饭。周泽楷的话还是很少,韩文清也不是话多的人,饭桌上他们没有相谈甚欢的局面,只是一起出餐馆的时候,各自对对方说了一句,珍重。


  珍重,也许再也不见。

 


 一路顺风 


  年底的时候,韩文清收到了来自喻文州的群发短信。喻文州打算出国,打算以后都不会回来了。韩文清手指动了动,编辑了四个字发给喻文州。

  第二年的年初,韩文清又收到了来自黄少天婚礼的请柬。打开请柬,是黄少天和另一个陌生的女孩的婚纱照,女孩笑得很幸福,黄少天也只是笑得淡淡地看着镜头。

  第二年的春天,黄少天结婚了。婚礼上,来了很多老一代的职业选手。韩文清走进婚礼现场的时候,热闹的场景暂停了一两秒,随即又欢腾了起来。张佳乐凑到他面前,小声地叫着他队长;张新杰也是扶着眼睛对他点了点头;林敬言没有来,据说是在外地出差走不开。黄少天被灌了很多酒,本来就酒力不胜的他最后抱着卢翰文呕吐,模模糊糊之间喊得却是另一个不在场人的名字。

  第三年的夏天,张佳乐说他和孙哲平在国外登记了。

  第四年的秋天,张新杰没有意外地也拿到国外知名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他走之前特意来了S市向韩文清告别。韩文清只是说了那四个字。

  第五年的冬天,韩文清收拾好行李,对着空无一人的公寓,说,

  一路顺风。


一醉方休


  如果不是职业选手,我想我会很喜欢酒。叶修这样说过。


  退役后的韩文清也是滴酒不沾,即使有必要的应酬也只是轻轻抿着应付了事。他现在忽然很想喝酒。

  韩文清现在在欧洲仿古式的酒吧里,木质的酒柜经过岁月的沉淀变得深色,一圈又一圈的年轮印在上面。

  调酒师说他最擅长Black Russian,韩文清点了点头。

  Black Russian酒精浓度偏高,但极易入口,对于酒喝得不多酒量却不小的人很合适。不同于Red Russian,Black Russian加了咖啡利口酒,略带苦涩的咖啡酒和浓度极高的伏特加,一下子刺激了味觉,韩文清喝下第一口的时候,觉得脑子有些昏沉,酒吧低暗的灯光下,他仿佛看到了叶修就坐在他对面。

  “叶修……”

  这几年来第一次将这个名字脱口而出,苦涩一下子蔓延在嘴里,仿佛有一双手在紧紧拽着他的心脏,一下又一下。紧紧抓着酒杯,Black Russian暗色的液体在玻璃杯里熠熠生辉,就像某个人的眼眸,在玩荣耀时,在看着他时,这双眼眸让人沉溺。

  调酒师碰了碰他的肩膀,关心地问他,Are you OK?

  Fine.韩文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很快地回应。


  

一往无前

  (形容勇猛地前进)


  韩文清旅行了一圈后又回到了S市的公寓里。

  他对着空无一人的公寓说,

  “我回来了。”


  今后他还有很多个十年,他将一如既往的一往无前。


FIN.


  


评论(2)
热度(18)

© 小茶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