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娓

谨慎跳坑,墙头很多

[全职/韩叶]荣耀与你。

*四个傻白甜段子

*同居设定

*po主心情不好就喜欢码甜段子要相信po主是后妈


1.做菜

2.下五子棋

3.剪指甲

4.吻戒指



1.教对方做菜

  

  “得了吧,让哥学做菜?还不如让哥来教你泡面啊。”叶修搓搓手看着韩文清从集市上提回的大包小包,左翻翻右翻翻没找到香烟也没找到什么零食才缩回沙发上继续玩游戏。

  大包小包的全是蔬菜和各种肉类,韩文清将它们一一放好,拿着两个西红柿走过来一把将人的本子给合上了。“我过几天出差,没指望你能学会什么大菜,会做几个日常小菜就不错了。”

  叶修看着笔记本被合上知道抢不过只好抢了韩文清手上的一个西红柿,就要啃下去的时候被一只大手夺了过去。“没洗。”

  很意外的看似严厉的霸图队长韩文清会做菜,当叶修第一次吃到韩文清做的饭菜的时候差点没有把舌头咬掉。

  不是说有多好吃,但总是对他的胃口。

  “学啥啊?”叶修靠在厨房的门前,看着韩文清在清洗蔬菜,百无聊赖想摸根烟点上,看了看这个人的背影咂咂嘴还是算了。

  同居了差不多有几个月了,韩文清没有禁止他吸烟,也没有禁止他熬夜,但就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每当他看到韩文清在他烟雾缭绕的房间里咳嗽的时候,他就少抽了一根烟,每当看见韩文清半夜起来催促他睡觉的时候,他就已经很少熬夜了。

  咋回事呢。

  叶修正恍惚着,没注意到韩文清从背后抱住他,宽大的肩臂圈住他,将一条围裙围在了他身前。“喂喂,搞偷袭啊?”围裙是蓝色的,是韩文清经常穿的那一条,中间有一个口袋,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

  “西红柿炒鸡蛋。”说着,韩文清将洗好的西红柿放在砧板上,洗好道具递给叶修。“现在,你就是剑客。”

  韩文清站在他身后,用右手覆住他握刀的手,另一只手也握着他的手放在西红柿上面。“三段斩。”他的手在韩文清右手的带领下对着西红柿切了三刀,将西红柿分成了三份,再慢慢的切成片状。

  “成成成,哥又不是黄少天。”等叶修切完后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韩文清不再握着他的手,刚刚的一切都是他自己完成的。韩文清从冰箱里拿出两个鸡蛋走过去看了看厚度不一样的西红柿,皱着眉还是说了一声不错。

  打蛋比较简单。叶修有模有样的学着韩文清打了一个蛋,虽然里面掺了一点点的鸡蛋壳,

但还是不影响整体,韩文清不动声色的将鸡蛋壳挑了出来,然后递给他一双筷子让他一边打

蛋花去。

  “靠,联盟最有价值的选手在打蛋花。啧啧。”叶修站在一边嘟囔着,一边加快手速争取尽早打完鸡蛋。韩文清偶尔会探过头来看了看他打的蛋花,只会说一句没力气吗,然后又转身回去处理其他菜肴。

  “好了,点火开始炒。”放油,冒烟的时候韩文清抓紧着叶修的手臂,强迫性的把人拖到身前,一手慢慢往锅里倒鸡蛋,一边抓着他的手在铲动鸡蛋。而叶修则是不断地往后退,不小心踩到韩文清的脚也不见韩文清吭声,他清楚的看到本该溅在他手上的油,溅在了覆盖在他手上的韩文清手上,略有些粗糙的手红了一点,但本人看上去表情没有任何的变化。

  “咳咳……老韩,你手上烫到了。”

  “不打紧。”韩文清将西红柿也一并放入锅里,握着他的手开始翻炒。“鸡蛋半熟的时候放盐。”立刻韩文清就放了一勺盐进去,叶修在他怀里点点头,只想快些结束。

  很快就炒好了,韩文清熄了火,将西红柿炒鸡蛋装盘。

  “学会了?”韩文清一边擦着手,一边问正在试吃的人。

  “没。”虽然刚出盘很烫,但叶修还是夹了一块鸡蛋吹冷后吃掉,舔舔嘴角。“有你我还学啥啊。”


  *如有错请纠正,po主不会做菜【扶额


2.下五子棋

  

  叶修的日常无非就是吃饭睡觉打荣耀,搬来和韩文清同居后也并没有发生多大的改变。平时除了玩荣耀的娱乐方式之外就是喜欢拖着韩文清下五子棋。

  “老韩同志,你咋老堵我呢?”

  韩文清的棋风一如他本人,率直,勇猛,还有喜欢堵棋。一般都是等到对方三个子连线的时候才会堵,而韩文清不等人三子连线,在二子连线的时候他就已经打算堵住对手的一切出路。

  “老韩同志,你这不是五子棋,是围棋吧?”

  而叶修也总能在一堆围追堵截中找到一条新出路,像一条泥鳅一样从缝隙里溜出去。往往他会故意设下一个圈套让韩文清去堵棋,然后慢慢的开辟一条新的出路。不过每次都会被韩文清发现,他赢不了,韩文清更赢不了。

  棋子落定,叶修赢。

  “承让承让啊,老韩同志智商还有待提高。”

  “闭嘴。”

  韩文清有时候会在围追堵截中赢那么一两次。

  “哟老韩同志运气不错啊,这都能赢?”

  “……闭嘴。”

  韩文清是不太会下五子棋。从同居开始叶修第一次邀请他玩五子棋,他想想不就是堵人吗,这种事他经常干啊。

  叶修思考的时间比较长,把棋子捏在手上托腮看着棋局,认真的看着,这个时候的他很安静,一动也不动,只是偶尔眼睛酸涩了眨眼两下。

  而韩文清在看着他。

  想要将他的手臂扯过来,搂他进怀里,再亲吻安静的他。当然韩文清是个只做不想的汉子,他确实那样做了。

  被突然搂进怀里的人有些恼怒,狠狠地咬了一口韩文清的唇角。

  只余得黑白棋子散落一地。


3.剪指甲

  

  职业选手很重视对手的保护,无论是男女选手都会将指甲剪的干干净净才不影响手速的发挥。就算是退役的叶修也是如此。

  他喜欢剪得干干净净的指甲,他剪指甲的技术也是一流的。每隔一段时间他都会拿起指甲刀慢慢的剪,将他自己的手指剪的又平又整齐。

  “放心的交给哥吧,保证把老韩你指甲剪得干干净净。”叶修暗搓搓地拉着韩文清的手,就要帮他剪指甲。

  韩文清有些意外,平时连刷碗都懒得的他今天竟然帮他剪指甲了。意外归意外,还是大大方方地把手递过去。

  韩文清的手和一般职业选手的手不太一样,比他的手大一点,手指也粗一点,指腹有粗茧,纹络很清晰。叶修握住这双手能感受的到温度,不温不火,一直都是如此。

  叶修抓着手指慢慢的开始剪,指甲剪先粗略的剪一圈,然后慢慢的磨边边角角,圆圆的弧形看起来很舒服。他剪指甲的时候还不忘嘟囔:“老韩你的指甲怎么这么大。”连边边角角翘起的皮都会一一剪掉。

  他不知道韩文清正在看着他。很专注的看着他。

  从一开始两人同居一起面对外界的压力,到现在可以坦然的对着媒体的镜头说今晚吃啥菜,盖好被子别着凉之类的话语,习惯性的握着对方的手,仿佛握着这双手就不再惧怕什么流言蜚语。

  叶修剪完了指甲,大大咧咧的躺在沙发上靠着韩文清的肩膀。韩文清抬起手看了看十根手指头,满意的伸出手搂住了这个人。

  “哥剪指甲的技术不赖吧?”

  “不赖。我喜欢。”


4.吻戒指

  [原梗来自 @花戚 


  霸图主场比赛,一大早韩文清就起来没有晨练而是直接去了比赛场地。

  叶修迷迷糊糊的醒来看到人出门才想起今天有霸图的比赛,抓了抓乱糟糟的头发才慢腾腾的起来穿上衣服。洗漱完看到餐桌上有留早餐毫不客气的先拿了一根油条慢慢的啃着。

  昨晚睡得不好,脖子上挂着的戒指一直硌着他的背,不停的翻身让躺在他身侧的人动了动,然后就被压住……“都怪老韩。”叶修一边嘟囔着一边喝着粥,吃完早餐抹抹嘴巴准备去看现场比赛。

  等到到达比赛场地时,差不多已经开始了。霸图主场的粉丝很给力,乌压压的一片齐声欢呼,十几年来的粉丝有退有进,唯一不变的大概就是场上那个站得很笔直的男人。叶修还记得最初的霸图粉还给过他一拳,就因为那一拳韩文清略感愧疚才带他回家,这么说还得感谢那个霸图粉。

  正想抽烟刚拿出烟盒叶修就被旁边的霸图粉瞪了一下,才想起这是公共场合禁止吸烟,讪笑着收起了烟盒,摆摆手意思自己不会吸烟。

  正直的霸图队长入座选手席的时候,抬起手放在唇边吻了一下。叶修注意到这个动作后愣了愣,只有他知道,韩文清不喜欢将戒指挂在脖子上,而是喜欢套在手指上。因为当初买戒指的时候买的是简约没有装饰的银质戒指,所以并没有会影响手速的可能。

  叶修转了转脖子上挂着的戒指,也学着韩文清放在唇边印上一吻。戒指上有他的体温,温热的感觉似乎和某种温度一样。

  真好,荣耀与你同在。



Fin.

 如有撞梗请见谅。


评论(3)
热度(46)
  1. 抱紧卷的少帮主小茶娓 转载了此文字
    萌萌哒韩哥

© 小茶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