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娓

谨慎跳坑,墙头很多

[策藏]瞎几把脑洞15-16

15.

  程两仪天天替李四象的剑纯号做日常,闲的没事也会帮李晌帮会去打帮战。他的亲友叶重被污蔑的这么惨,到现在也只有李晌会去帮着出头了。

  这却间接地证实了叶重和李晌有不菲的关系。反而恶人现在却越来越相信叶重原来的帮会。不得不说粗布细布既打击了李晌帮,又拉拢了恶人人心凝聚力,而叶重,只不过是期间的牺牲品而已。

  更何况像叶重没有背景,没有亲友的这种小透明,根本就没办法和大帮会抗衡。当然,粗布细布没想到的是,叶重和李晌的关系真的不浅。虽然拉拢了恶人散人,但自己帮里的一些小号都退帮了好几个,因为不断的帮战各种干扰,帮会排名不升反降。

  叶重答应过李晌开JJC后一起打22,自然不会食言。因为他打算还完这个人情就和李晌江湖不见,和人越少牵扯自己生活也会越平静,他只不过想当一个很普通的玩家而已。

  JJC开始的第一天,叶重也终于上线。不出意外收到了李晌的组队邀请,叶重皱了皱眉,点了同意。

  [团队]李晌:去换身820黑戈壁装吧,比你身上595好太多。

  [团队]叶不轻:哦

  [团队]李晌:你这几天都没上线

  叶重手指停留在键盘上迟迟没有回复,最后还是用借口现实太忙而搪塞了。他确实是很忙,忙着用现实的事来填充自己。

  换好了一身820精炼完又插了石头,两人才去老长安排队。JJC改版后打JJC的人越来越多,就算躺着他们也早晚能趟上五段。

  离开李晌看来是早晚的事。叶重这么想着就改好了奇穴,排了第一场。

  新赛季刚开始,很多人都是上赛季的装备,再加上数值的大削弱,打奶也十分简单。第一场对面就是苍云带奶的王者配置,当然这是在上个赛季了。

  两人上了YY也没有过多的交流,只有简简单单地报技能。

  “醉月,苍云交无惧。”

  “交风了。”

  “探梅了,上马踩奶。”

  “风车,一刀。”

  完全没有压力,对面奶妈被两人打的毫无还手之力,而剩下的苍云则看到自家奶妈死了后就直接退了。赢下了第一把,和李晌配合的尚且还算默契,叶重因为太久没打JJC,又是和这个人打,仅仅是一把,手心里也满是汗。

  喝了口水,继续等人排着。按照这个节奏,只要精英赛场次够,他们俩应该能在两个星期内上五段。

  这时叶重的密聊响了,君山杠把子密聊他终于等到他上线。叶重还是挺不好意思的回了个表情。因为他个人的事倒是让真正关心他的亲友担心了。

  叶重想问她和她的小师妹的事最后结果如何了,但还没说出口李晌就排了第二场。叶重只好先进了JJC。

  第二场是相同的配置,策藏对策藏。对面很明显的是情侣ID,这让叶重有些尴尬,还没开打就看到对面天策在双骑带着藏剑,这时叶重也收到了李晌的同骑邀请。

  毫不犹豫,叶重点了拒绝,自己骑上了素月先一步到了中间的台子上,卡着距离等着对面藏剑泉凝月没有了才玉泉冲上去先干了藏剑一些血。

  “我被控。”

  “自己交风。”

  “……”

  没有意外,这局的李晌被对面策藏压得死死的,没法输出,第二场输掉了。YY里气氛略尴尬,不能说他和李晌的配合不默契,只能说对面策藏的配合更加默契,难以有切入点。而他和李晌只切磋过一次,排过两次JJC的经验,实在是打不过对面。

  “咳咳,没事的,我继续排了?”

  “嗯。”

  这一次的排队时间略长了点,叶重抽空看了看密聊,妖丐哥发了很多关于她和小叽萝后续的事。

  原来和叶重猜测的一模一样,喵哥只是小叽萝的小号。妖丐哥前几天将签名改成暂A,然后她的小师妹就来找她,将一切都告诉了她。

  小叽萝并不知道自己对妖丐哥的感情,她一时间想要疏远妖丐哥又不想真的离开她,只能创了一个小号用这种方法欺骗妖丐哥。

  每编一个谎,都要用更大的谎来弥补。叶重又何尝不是。这样想着又看了看旁边同样在等待排队的军爷。

  君山杠把子悄悄对你说:现在我和小师妹在一起啦!非常谢谢你!

  你悄悄对君山杠把子说:谢我做什么,恭喜啊。

  君山杠把子悄悄对你说:刚本想去找你,点你进组被李晌拒绝了组队邀请。哟你俩……?

  你悄悄对君山杠把子说:我俩在JJC

  君山杠把子悄悄对你说:大兄弟不是姐姐多嘴,李晌为了你快把你以前的帮会打散了。他们帮好几个人都退帮来了我们帮。

  你悄悄对君山杠把子说:浩气打恶人不是正常的吗?

  突然排了进去,叶重也没看到君山杠把子后面说了什么,只能先认真打完JJC。

  第三场非常有意思。因为对面是熟人,和叶重是不太熟,但李晌是绝对的熟悉。明教带奶花,奶花是景玉。

  “你绑定奶?情缘?”

  “我没绑定奶没情缘。”

  叶重闭了嘴,因为他记得,贴吧里跟李晌表白的花姐好像正是叫景玉这个名字。

  “踩了。”

  “交星楼了。”

  “交风了。”

  “水月听风。”

  “探梅,我被锁。”

  “上马踩。”

  “一刀带走,漂亮。”

  奶花被两人默契的配合直接一波带走,折叶春泥硬抗得了风车却抗不住接下来的破重围了。奶花躺在地上,目标切着李晌,于是很快近聊就看到了一行白字。

  景玉:QAQ你不让我

  JJC里遇到熟人就很尴尬了,尤其是劝退的熟人。更加尴尬的是对面的奶花正在追求己方的天策。

  李晌就当做没看到近聊一样,一个劲地怼明教,但是明教强隐交了以后就再也没出来,叶重干脆也不打了,在景玉尸体旁边打坐,他就不信明教能把奶花拉起来。

  景玉:我不认识这个明教!本来想找你打JJC的,可你说你有队了。

  李晌:不必跟我解释。

  叶不轻:啧啧,小奶花你情缘生气了。

  李晌:她不是我情缘。

  景玉:QAQ我错了,阿晌我们出去我跟你打22好不好?

  李晌没有再理躺在地上的奶花了,YY里也一片安静。叶重关麦后自嘲地笑了一声,右上角点了退出竞技场。

  “你怎么退了?”李晌开麦询问。

  “带奶更好上段,我不打扰你们了。”叶重搓了搓手,只是刚刚这一场JJC都让他手心里都是汗水,如果李晌答应,他可以立马退队,从此江湖不见。

  良久李晌都没有回应,叶重以为他是没开麦,切到YY看了一下才听到李晌长长的一声叹息。

  “你以为,我约你JJC只是为了上段?”

 

 

 

16.

  叶袖风一直没A,她只是换了一个号,换了一个号看着叶摇光从意气风发到江湖不见。一直到现在她还在玩着剑三,只不过再也不会上奶秀号,也再也没有找过情缘。

  唯一知道她还在玩游戏的人是叶摇光的亲传徒弟,李晌。

  但是当初为什么突然A的原因她连李晌都没有告诉。李晌很聪明,叶摇光身边有很多的人,只有他就看出了叶袖风的马甲,她从一个秀姐变成了一个毒姐,从一个善舞霓裳的奶秀变成了千丝迷心的毒经,从叶袖风到楚织心。

  无论她变成谁,焦点目标永远都只有一个人,叶摇光。她从未切过补天,因为怕忍不住想去奶叶摇光而被发现。

  叶摇光A的时候什么也没说,仿佛只是一次普通的下线,第二天又会上线,只是后来再也没有上过。李晌才突然找到她,叶摇光不会回来了。

  这时她才知道,叶摇光真的从她世界里消失了。

  究竟是什么一直支撑她玩到现在,她也不知道。好像叶摇光明天就会上线,所以她必须每天都在线,每天都在等。

  她跟叶摇光其实也不算情缘,只是绑着海鳗的玩得比较好的亲友,周围的亲友因为他们俩名字相近喜欢将两人凑到一块,叶袖风很清楚,他们连网恋都算不上。

  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叶袖风眼里只有叶摇光一个人了。

  再后来,叶摇光跟她提奔现。

  天知道叶袖风有多开心。只是叶袖风不能。叶摇光的家境十分优越,摇摆不定的她觉得两人没了剑三的联系根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于是她选择了逃避。拒绝了叶摇光,然后假装现实要考研的借口再也没有上过奶秀号,捡起了小号毒姐。

  叶摇光A了之后,李晌才找到的她,那时候她已经是大毒经楚织心。她在李晌面前装作若无其事承认了自己身份,在电脑前她却哭的泪流满面。

  如果当初自己再坚定一点,她现在是不是已经和叶摇光奔现在一起了。现在却还为了自己的自尊心在李晌面前装高冷。楚织心真的已经不是叶袖风了。

  叶摇光再次上线的那天她不在,但听李晌说,那个不一定是叶摇光,但绝对是和叶摇光有联系的人。楚织心真的觉得叶摇光有一天会回来。

  如果他能回来,自己一定不会再放开他。

  可是几天后,李晌却告诉她,上叶摇光号的人并不是他本人,也并没有叶摇光的消息。多年来的等待仿佛一下子就落空了,唯一的线索也断了。

  她问上叶摇光号的人是谁,李晌却支支吾吾的没有给她明确答案。但她差不多也猜到了。楚织心并不会怪盗号的,反而特别感谢他,感谢他再一次让叶摇光上线,仿佛回到了以前,他还在的时候。

  

  而李晌是什么时候知道上叶摇光账号的人是叶重的呢。当李晌第一次质问叶重的时候,他心里是没底的,只是想试探一下,要知道撒谎的人就永远有破绽。

  而当时叶重露出的破绽就是信箱里的东西。李晌并没有说明信箱里的都是他邮寄的外观,而叶重却说并不知道是他寄的。只是一句简单的提问,李晌就已经知道了前因后果,再加上后来让人查过了叶摇光账号的登录IP地址,一切都已经了然。

  他向来不是嫉恶如仇的人,叶摇光的上线让他多年的执念终于了结,就算不是本人,就算只是一个盗号的人。

  后来他不自觉地去接近叶重,想要了解他,可越是接近,就越控制不了自己。这种感觉不像是对叶摇光的那种仰慕,他自己也知道,有什么东西在叶摇光第一次上线的那个深夜结束来了,又有什么东西才刚刚开始。

  他不在等了。而他的师娘叶袖风却还在等。李晌不忍心告诉楚织心事实真相,一是不想让师娘伤心,二却是不想让叶重的身份暴露。

  而瞿塘峡的失利则是在他意料之中。他需要有一个理由让叶重上线,自己却没有他现实的联系方式,尽管已经遇到过他。

  有些是他精心设计的相遇,而有些是上天给的巧遇。正如在电车里碰到的叶重,让他又惊又喜,却又不想就此惊扰到叶重,只能设计在游戏里相遇。

  算准了时间,恰到好处上线然后停留在老天策。只是李晌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叶重开的是叶摇光的账号。

  只要是他,无论用的什么账号,李晌都觉得叶重心里是有他的。

  他要继续假扮叶摇光,那李晌不介意一直陪他玩下去。

 

  “你以为,我约你JJC只是为了上段?”李晌手指轻轻敲打着键盘,继续排了下一场。对面的叶重没有了声响,看来已经是关了麦。

  “来打个赌吧。下一场如果赢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如果输了,我答应你一件事,如何?”

  叶重此刻早已僵直了身子,他不太明白李晌的话,也不太想明白。对方的声音一直在他耳边环绕,就好像他们两个正在面对面坐着一样。叶重不知道如何开口回答,只好在团队频道敲了个好字。

  [团队]叶不轻:好

  很快,下一场排了进去。对面的配置虽然也是菜刀队,但叶重已经知道这场赌约他赢定了,策藏对双长歌。

  “我们会赢,你信不信?”李晌开口,语气坚定,仿佛在说一件十分确定的事。

 

 

我徒竟然不相信我会更新。我就更新了。前段时间忙,从今天开始应该是日更,快完结了我就更仇敌。

评论
热度(18)

© 小茶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