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娓

谨慎跳坑,墙头很多

[酒茨]灵魂伴侣 01

哨向架空设定

私设成山

酒吞x茨木




1.

  空气里弥漫着烧焦的腐尸味道。

  这让酒吞很不舒服,他想起早上只吃了一个没什么内容的三明治,被催着上了直升机后驾驶员不成熟的操作让他胃里各种翻腾。越是靠近目的地腐尸的臭味越浓厚,哨兵发达的五感在此时很是拖后腿。

  酒吞扶着门舱向下望去。这里刚发生一场重大火灾,方圆几百里本就寸土不生的地区现在更加贫瘠,没有一丝活物的气息。但就在这一块众人避之不及的地方,塔的中央通讯室收到了一位陌生向导的求救信号。

  土壤被烧成黑色,偶有几棵枯木还顽强伫立,微风轻抚,卷起烧焦的灰尘纷纷扬扬飘到酒吞面前,被后者毫不留情地一巴掌拂开。

  塔不会无视任何一个向它发出求救信号的人,更何况是一个向导。在向导稀缺的年代,任何一个向导都会被保护起来,却又不会限制自由,一切的基础都来源于只有向导才能安抚哨兵的情绪,以辅助哨兵作战。只是从求救信号来看这个向导似乎没有在塔内部登记过,资料数据显示并没有这个人的向导素。一般来说所有觉醒的向导都会要求去塔内登记,以确保塔能随时保护向导们的人身安全,并非强制却已墨守成规,但总会有一两个漏网之鱼未被登记保护。

  “还好吧?你脸色看起来比平时白了有三个色号。”队友妖琴师端坐在一旁,插着白色耳机内放的是古典舒缓的轻音乐,面对腐尸的气味还能面色不变的也只有他了。

  这一行任务有四人,首席哨兵酒吞,正在扶着门舱面色扭曲胃里翻滚;新晋哨兵山童,正在忐忐忑忑地开直升机,时不时偷瞄首席哨兵的脸色;还有哨兵鬼使黑,经验丰富的老牌哨兵此时捂着鼻子一脸傻笑地拿着手机;最后就是唯一的向导妖琴师,作为战力辅助,他的任务只是确保三个哨兵的情绪不受劣气影响。

  本该是简单的任务营救向导顺便调查火灾起因,派鬼使黑作为领队就足够应付,偏偏上头下达命令点名首席哨兵酒吞也要跟着去,领队还是鬼使黑。也就是说,必要时刻,就连首席哨兵也要听从队长鬼使黑的命令。

  “还行。”酒吞回到座位上,凝聚起屏障,虽然这样很消耗精力,但将五感都天衣无缝地保护起来了,腐尸味更淡了,他的胃才渐渐平息下来不再闹腾。他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右眼皮老跳,顺手去摸腰间的酒壶却落了个空,原来早上走的太匆忙没有带上,讪讪地放下了手。

  没喝酒的他脑壳儿也比平时转的慢一些,闻了好久的腐尸味才猛然察觉哪里不对劲,又起身双手扒着门舱,看着一览无遗贫瘠的土地,心生疑惑。

  明明没有看见一具尸体,那这样浓郁的腐尸味是从哪里散发出来的?

 

  最后他们降落在一片凹下去的土地上。山童手都是抖的,这是他第一次外出任务,第一次任务队友就是首席哨兵,怎么能让他不紧张。平时只有才课本和PPT里见到的人物,此时就坐在直升机里,导致他降落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还没落地就按了开舱键。

  酒吞一个没站稳,本就靠着门舱向外瞅的他没了借力,直直地往外摔。妖琴师拔下了左耳耳机,鬼使黑也收起了手机就要去门舱看热闹。然而酒吞只是闪过一瞬间的惊讶后,一个漂亮的翻滚稳稳地站到了地面上,被束起的红色长发沾染到黑色的灰尘,被人毫不在意地拍干净了。

  “嘁——我还以为能看到首席大人狼狈的一面呢。”鬼使黑靠在门舱前看着酒吞。两人的交情还算不错,以前也搭档过好几次任务,互相调侃也是常有的事。

  “首,首席大人——您,您没事吧!”山童欲哭无泪地从驾驶舱跑过来,天知道他刚刚犯的错差点让首席哨兵受伤,如果酒吞要追究恐怕他回去就要接受塔的制裁了。

  “没事。”酒吞没工夫计较新晋哨兵的问题,他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转身又回了舱内拿上了武器和急救物品。酒吞一直没有顺手的武器,应该说每种武器他都惯用,属于全能型的哨兵,无论是近身搏斗还是远程狙击他都是顶尖的。指腹轻轻摩擦着扳机,这是他习惯性的动作,惯用的手枪扳机外漆已经被他磨得有些发白,但他还是舍不得换掉,毕竟这把枪也跟了他好几年。

  最后一个下来的是妖琴师,他负责拿和塔联络的通讯设备,白色的头发被风吹的有些张扬,面对极端的地区他只是略微皱了皱眉眼。

  “我跟酒吞探路,山童你负责保护好妖琴师。首要目标是找到求救的向导,任务基础是保障好自己的安全。”鬼使黑的武器是一把长长的镰刀,他是塔里唯一一个还在使用冷兵器作为主武器的哨兵,比起枪支炮弹,镰刀可谓是稍逊一筹,但使用者是鬼使黑,惯用冷兵器而著称的知名哨兵,其威力丝毫不比枪支炮弹要差。

  鬼使黑虽然看起来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但骨子里却十分认真工作。哨兵的五感都异于常人的高,这也注定了哨兵要肩负起比普通人更艰难的任务。鬼使黑集中注意力放大了五感,将方圆几十里的未知区域都囊括在自己五感之下,有任何风吹草动他都有警醒。酒吞则是懒得消耗精力安心地跟在鬼使黑身侧当一个躺尸队友,一是他实在是不喜欢这种腐尸味,二是有一个任劳任怨的队长又何须他出手。

  这个任务疑点还是有很多的,首先是为什么上头点名要他来参加这个任务。自从当上了首席之后,酒吞就很少外出任务了,因为首席的主要任务就是镇守塔,保障塔的安全。其次是那个求救的陌生向导,根据数据显示这个向导的精神一直很不稳定,处在崩溃混沌的边缘,因此塔才额外在意。最后是浓郁的腐尸味,实在是让人难以不去注意。

  “你在想什么?”走了一段距离后,鬼使黑低声说道。

  “在想尸体藏在哪里了。”酒吞略低头,看了一眼黑色的土壤。

  “不巧,我也在想这个。”

  “那你想到了吗?”

  “哈哈哈,你也想到了不是吗?”

  鬼使黑和酒吞对视一眼,很快分别支起精神屏障,往后跳了一大步,分散成一个三角,妖琴师也不慌不忙地准备进入战斗状态,支起了精神纹路以辅助三个哨兵的行动。

  向导也能攻击敌方,在精神层面进行攻击有时候会比哨兵的物理向攻击要致命得多,但那只属于高级向导才能控制的攻击范围,向导本就稀缺,高级向导至今也不过寥寥几人。妖琴师虽不是高级向导,但他绝对是最接近高级向导的那个人。

  三人刚刚停留站立的土地逐渐向下陷,黑色干枯的土壤里伸出一只手,很明确这是一只人类的手,但丝毫没有人类的气息,仿佛只是一个死物。手动了动,五个手指指甲盖里全是黑色土壤污垢,青筋粗犷,就快要爆出来似的。

  鬼使黑酒吞和妖琴师显然不是很在意这样的画面,毕竟经验老道的他们游走于各个战场,见过的尸体比塔的总人数还多。但山童就明显受不了这样的画面冲击,紧紧抓着妖琴师的袖子捂着鼻腔转过身就要吐出来了。

  “他已经死了。看起来是被埋在了下面,手掌没有烧焦的痕迹,应该是死于大火之前。青筋暴起,说明死之前一定挣扎过,有极大可能是活埋。”妖琴师蹲下,带着手套动了动这只手,面无表情地叙述着知道的内容。

  “可……可是这只手刚刚动了啊!”山童后退了一步,慢慢挪到了首席哨兵身边,仿佛只有待在强大的人身边才安全可靠。

  “我有说过死人不能动吗?”妖琴师歪头看了一眼山童。

  突然本是毫无声息的手突然张开袭向离它最近的妖琴师,就快要碰到妖琴师的喉口却被无形的屏障挡住,如触电般痉挛着,青筋也越涨越大,最终血管爆裂,手背一片血红,手掌也终于不再动弹,无力地垂着。

  “啧啧,妖琴你的精神屏障又提高一个度了?还能触电了?”鬼使黑看得饶有兴趣,蹲下来跟着妖琴师一起研究血管爆裂的手。

  “……不……我只是竖起了保护屏障……”妖琴师皱眉,他刚刚只是下意识竖起了保护屏障,并没有半分想要攻击的念头。

  一直在观望的酒吞也觉得有蹊跷,若说并不是妖琴师的屏障给这只手造成的威胁,那还有可能是什么?这里仅仅只有他们四个人,虽说也有可能是特殊能力的哨兵向导远程操控,不过要穿过鬼使黑设置的精神屏障若并非高级哨兵向导还真办不到,就算能办到那鬼使黑也一定会有所察觉。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

  酒吞左手扯过妖琴师的后领,右手提着山童的胳膊,快速往后退了几步。只见地面剧震,刚刚手臂伸出来的地方裂开了一条缝隙,鬼使黑尖叫着跳着躲避,一边也拿出了长长的镰刀进入战斗姿态。

  “好你个酒吞,也不提醒——卧槽,是八岐大蛇!”鬼使黑还未来得及抱怨酒吞没有提醒他,就被裂缝里的怪物吓到了。他离得近,看的十分清楚,八条粗狂的长蛇在黑暗里吐着信子,血红的妖眸肆意扫荡,无数的尸体堆积在它身边以供养。

  八岐大蛇,上古妖物,是脱离这个世界秩序的存在,在它面前所有的一切生灵都很渺小,包括有哨兵向导能力的人类,它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直接破坏哨兵向导的精神体,从而对哨兵向导造成致命的打击。一个没有了精神体的哨兵向导和普通人一般无二,所以任何人包括塔也对其恐惧三分。

  几年前塔曾组织过一波征讨八岐大蛇的战役,死伤惨重,几乎那一战的哨兵向导们不是精神体永久受损就是阵亡,而酒吞也在那一场战役中重伤,所幸精神体没有遭到破坏。不过八岐大蛇也没有讨到什么好果子,被三个杰出的哨兵斩下了头颅,永久陷入了沉睡。

  鬼使黑虽然没有经历过那场战役,但也听说过八岐大蛇的威力,此时瞪大了双眼,脑海中已经书写出好几份遗书,一份交给上司阎魔,一份交给弟弟鬼使白。

  酒吞三人听到八岐大蛇的名字也是一震,妖琴师连忙拿出通讯设备联络塔的中央通讯室,山童被吓得腿软直接坐在了地上,而酒吞面色还算镇定,走上前去看了一眼在缝隙里的八岐大蛇。

  虽说他是当初斩杀八岐大蛇头颅的三个哨兵之一,但他却是唯一一个没有当时那场战役记忆的人。

  他妄图从历史文书中寻找当年残留的一丝记忆,却还是徒劳,如果不是身上残留的伤痕,他都要怀疑到底是不是自己斩杀了八岐大蛇。

  大蛇吐着信子危险地看着酒吞,七寸脖颈确实有一圈伤痕,那是当初三个顶级哨兵砍下的痕迹。酒吞突然剧烈的头疼,半跪在缝隙边缘,一手撑着额头,一手撑着缝隙。

  可恶,还是想不起来。

  总觉得那段记忆十分重要,但偏偏无论怎么搜索都毫无踪迹。酒吞扶着脑袋站起来,光是靠近八岐大蛇,他的精神力就消耗地飞快,突然手臂被人强行拉扯,鬼使黑拉着酒吞倒退了好几步。

  “酒吞,别冲动,等妖琴师联系到塔再说。”

  这边妖琴师已经额头冒出冷汗,但多年来的职业素养还是让他冷静地完成了联络工作。塔的那边已经收到了他们的信号,现在只需要在援军来之前保障好自身安全就足够了。妖琴师微眯着双眼盯着空气中不安的浮动灰尘颗粒,不由握紧了拳头。

  战斗一触即发,即使鬼使黑努力放大感官还是不及八岐大蛇的速度,大蛇从裂缝里钻了出来三个头,酒吞迅速支起屏障,从腰间拿出手枪上膛,一发子弹打在了八岐大蛇伸出的一条蛇头上,但大蛇丝毫不受影响,张扬着蛇头吐着信子。

  蛇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朝着酒吞甩过来,速度之快堪比高级哨兵,不,或许还比高级哨兵要快一些。妖琴师来不及开口提醒,只见鬼使黑先一步用镰刀挡在了酒吞面前,黑色镰刀横在深渊巨口上,鬼使黑肩上的黑色织羽飘落了几根。

  “哈,要比速度和力量,我还真是不怕了。”鬼使黑咬牙支撑着,他心里根本没底,因为另外两个蛇头还没有攻过来,一个都已经如此费力了,要是三个一起上估计他早就被大蛇打飞。

  天空呈现异样的妖红色,刚刚还灰蒙蒙的天空此时云层翻滚着,一丝的阳光也看不见。酒吞皱眉,看来这次的任务比想象中还要更难一些,他帮着鬼使黑将蛇头用力推开,一边带着鬼使黑极速奔跑着,一边心里默念着一个名字。

  八岐大蛇另外两个蛇头突然伸长,尽管酒吞二人跑出了大蛇的攻击范围,但不料变长的蛇头比他们速度还要快,两面夹击就要打在酒吞鬼使黑身上。鬼使黑甚至想到自己竟然是这种死法,被夹成肉饼这样一点也不酷,他咬着牙打算用镰刀再抵挡一次大蛇的攻击。

  挥动镰刀狠狠地刺在蛇头上,随后大蛇剧烈摇晃,差点将鬼使黑给甩了出去,精神力传来一阵安抚人心的触头,像是一只柔软的双手在帮他梳理杂乱的神经,回头便看见已经追上来的向导妖琴师正在努力为他们两个疏导辅助作战,就连山童也拿着自己的武器时时刻刻保护在妖琴师身边。

  八岐大蛇受伤后反而速度越来越快,攻击的频率让鬼使黑酒吞招架不已,渐渐地鬼使黑率先体力不支,最后一次挥刀后他闭上了眼。

  胸膛剧烈起伏着,汗水滴落在烧焦的土壤上,痛感却没有随之而来,鬼使黑睁开了眼,他看到两只蛇头被无形的东西束缚住,动弹不得,酒吞从口腔里吐出一口污血,伸手抹了抹嘴角的血痕。

  然后他嘴角微弯,给他的精神向导露出了一个笑。

  “挚友啊,你终于呼唤吾的名字了。”

  

  阻隔在大蛇之间的是一个人型虚影,他有一头比酒吞的发色还要深一点的红色,竖起一个高高的马尾,但长发还是垂至腿间。他穿着古时老旧的甲胄,眉宇间清秀少年模样,只是脸侧的妖纹占据了大半皮肤,金色的瞳眸直直地盯着酒吞看,眸间狂热的神情正如他左手燃起的金色火焰一样。

  “茨木。”

  所谓精神向导是由自身精神力而凝聚成的精神虚体,是反应哨兵向导内心的精神体,往往越是强大的哨兵越能凝聚强大的精神体,大多数觉醒后的哨兵精神体是动物,但酒吞不一样,他的精神体是一个人。

  虽然酒吞丢失了一部分的记忆,但潜意识里他是默认自己的精神体一直都是茨木,这是不变的事实。

  茨木作为精神体,具有极强的攻击性,其速度和攻击力堪比顶级哨兵,却有特殊能力再次凝聚多维的鬼手以攻击敌方。

  应该说,茨木是史上最强精神体,没有之一。

  但是这样一个完美的精神体,酒吞却是不爱时常召唤他的。

  “八岐大蛇吗?在吾友眼里也不过是泥鳅罢了,来吧,让你尝尝吾的厉害!无须吾友动手,吾一人便能团灭你!”

  譬如这样的话,酒吞听得耳朵都快要起茧了。他的精神体总爱吹他,无论他干什么都要吹,都说精神体是个人内心的精神体现,难道他骨子里是个自恋狂总爱吹自己?酒吞起了层鸡皮疙瘩,庆幸的是能看到精神体的只有有特殊能力的哨兵向导,目前也仅仅发现了一位而已。否则他真是丢不起那个脸,放出这个总爱吹自己的精神体。

  “得救……了吗?”鬼使黑愣愣地看着蛇头被无形的力量打到空中,再狠狠坠落,扬起一片尘土,三只蛇头被打击得只陷地面深处。他知道首席哨兵的精神体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但看着蛇头被打得毫无反击之力也瞪大了眼睛。

  “哼,不堪一击。”茨木最后一拳打在刚刚伤了酒吞的那条蛇头上,随后稳稳地走到了酒吞身边。

  茨木注意到鬼使黑身边有一只白色的豹子,血色的瞳眸像极了鬼使黑的眼睛,便知道这就是鬼使黑的精神体。茨木蹲下呲牙朝着豹子呵斥了一声,却换来豹子更加紧张的对峙,两个精神体相互拉锯,不明所以的两个哨兵连忙安抚。

  鬼使黑这边他用双手顺了顺豹子的毛,豹子不安的情绪立马平静下来,却仍然盯着人型强大的精神体茨木。鬼使黑便知晓刚刚是酒吞及时唤出了精神体才制止住八岐大蛇的暴动,十分好奇这位史上最强精神体到底是什么样子,对着空气看了好一会儿也看不出个所以然。

  而酒吞这边的安抚就显得很粗暴了。酒吞手指微曲,一记敲在茨木的脑壳上,茨木便用手捂着被敲的部位直喊疼,换来酒吞一声冷哼。

  “首席大人,鬼使黑前辈,你们没事吧!”山童从远处跑来,气喘吁吁,看着完好的两人也松了一口气。身后跟着慢悠悠走过来的妖琴师,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导行为,妖琴师第一瞬间就试图进入酒吞鬼使黑的精神领域去探查有无精神受损,鬼使黑还好,只是消耗精力过多,修养几天便能恢复。

  只是妖琴师他进不去酒吞的精神领域。明明在此之前还能进入里面去安抚,现在像是被谁关了一扇大门,然后妖琴师就看见自家的精神体——一只通体雪白的鹦鹉畏畏缩缩地趴在他的肩头不敢露面。

  这样的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如果不是他自身精神受损,那就是见到比它精神力更为强大的精神体。在四人之间,也仅仅只有酒吞的实力才会凝聚出这样强大到让一切生灵都心生恐惧的精神体。联系到紧闭的大门,妖琴师多半也猜到了一些关于酒吞的精神体。

  “没事,不过需要赶紧离开此地。”鬼使黑收起镰刀,重新订制队伍计划。

 

  妖红的天空逐渐散去,如破晓般的曙光隔着层云照到茨木身上。

  茨木本该可以飘在半空中,但他选择一步步跟在酒吞的身后,踩过酒吞踩过的脚印,独臂摆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人类,他的眼里从来只有酒吞一个人。

  即使走在面前的酒吞从来不会回头。

 

TBC.


评论(7)
热度(109)

© 小茶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