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娓

谨慎跳坑,墙头很多

[酒茨] 灵魂伴侣 02

哨向设定 

私设成山

酒吞X茨木


02

 

  在如今的年代,向导虽然是稀缺人种,但哨兵选择伴侣并非只有向导一个人选,大多数的哨兵在无向导的情况下会选择和普通人结合,虽然这并不能提升哨兵的战斗力,还有的哨兵选择哨兵内销,这在当今法律下是允许存在的。

  向导素的出现让哨兵缓解了没有向导而狂躁的精神,也使得大多数单身哨兵得以投入战斗而不会走向暗堕。打多了向导素自然也会出现负面状态,比如五感提前衰退,结合热频发等症状,所以塔的高层决定统一管制向导素,每个向导素的使用都要登记在案,并且不会轻易发放向导素。

  像酒吞这种级别的哨兵,自然是不需要向导素,甚至只要他往塔的门口一站,就会有向导凑过来搭讪以求结合欢好。说来也是奇怪,这么多年过去了,酒吞始终没有确定自己的向导人选,人云亦云,有人甚至猜测他喜欢的是普通人或是哨兵。流言止于强者,酒吞用一次又一次的实力向那些说闲话的人证明,就算没有向导他也是最强哨兵。

  酒吞站在试衣镜面前摆弄袖口,黑色暗金纹路的军服整整齐齐地穿在他身上,唯独领口处被解开了两颗扣子,白色的衬衫领子外翻,露出性感的锁骨让人心猿意马。酒吞面色微冷,身材修长健硕,肩上暗金的军衔象征首席哨兵的身份,长筒军靴紧紧地包裹着他的小腿。

  从贫瘠地区回来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写报告,上报执行官,但由于鬼使黑精神有些不稳定被第一时间送入了观察室,写报告和见上司的任务就落在了酒吞和妖琴师身上,酒吞二话不说直接选了见上司,他向来是不爱写这些繁琐复杂的报告,相比之下见上司会更加轻松一些。

  茨木在他身后显形,本该束起的红色马尾不知何时散落在肩,柔软又顺长的暗红色长发垂至腿间,华丽的甲胄丝毫没有因为之前的战斗而弄脏,服服帖帖地穿在他身上。

  没有酒吞的特别命令他是可以自由行动的,只不过不能离酒吞太远。大多数的情况下酒吞会在没人的时候取消禁令,正如现在,茨木刚从酒吞的精神图景里出来,明显是在里面睡过一觉,散落的头发也没有时间搭理,但炽热的双眸却十分有精神。

  “坐下。”酒吞扫了一眼一旁的椅子,对茨木说道。

  “吾友这是要去做什么?”茨木听话地坐在了椅子上,在镜子里看到自己长发垂地然后酒吞站在他身后一把捞起了暗红的头发。

  酒吞用梳子慢慢地给人梳着头发。他知道自己的精神向导是独臂,却不知为何独臂,以前偶有兴致问起,茨木也老实回答是被人砍了,酒吞再追问是谁茨木便说不记得了。但总是留了个心眼,虽说他是聒噪了点,但就是不巧,酒吞最会护犊,更加不巧的是,茨木正好在他判定的犊之内。

  “去向晴明报告贫瘠之地的事。”酒吞束起茨木的长发,最后用发绳稳稳当当地扎了个高马尾。茨木妖化的耳朵尖尖的,上面垂着流苏,晃来晃去的很是扎眼,酒吞摸了摸他的长耳,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说了一句:“换了吧,改明儿换成耳钉。”

  茨木看着镜子里的酒吞,很是疑惑,但还是答应了下来。他是多维空间凝成的虚体,虽然可以触碰现世的东西,但他并不能佩戴现世的耳钉,正如他无法穿现世的衣物一样。

  “吾虽给了八岐大蛇致命一击,但吾晓得它并没有死。”茨木完好的右手托着下巴,回忆起之前的战斗。他虽然将大蛇打的无法动弹,但他也知道这只是八岐大蛇的三个头而已,另外五个头甚至都没有出现。他和酒吞一样都没有以前的记忆了,对八岐大蛇也很陌生,记忆像是被锁了起来,一丁点儿痕迹也寻不到。

  “八岐大蛇当初被我跟大天狗和妖刀姬一齐斩下了八颗蛇头,之后我陷入了昏迷,醒来后已经不记得发生什么了。不过看文书报告八岐大蛇被封印在了精神裂缝里。”酒吞打理着茨木额前的头发,又将鬓角的红发撩到了耳后,露出了白皙的脖颈。真像人类啊。酒吞一时的恍惚就忘了自己说到哪里了。

  茨木见酒吞没有说下去就歪头看了过去,鎏金的瞳孔微缩,眼里的炽热分明不减。

  “吾友?”

  “后来,大天狗调职,妖刀姬远征,我竟是再也未曾见到他们了。”酒吞回过神来微眯了双眼。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仍是披发模样,便随意地束起红色发丝,正想去寻发带却发现唯一的一根发带已经稳稳当当地系在了茨木发间。

  呐,算了。酒吞单手随意地插进发间抚弄了一下,红色的头发比起茨木的来说短了许多,但仍全部披散在肩上。

  “虽不知八岐大蛇是怎么复活的,但总觉得又要大战了。”酒吞理了理领口,拿起手枪插入腰间按好,走到了门口才顿住脚步,没有回头而是在做邀请:

  “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茨木愣了愣,随即弯起了嘴角。“好的,吾友。”

 

  执行官安倍晴明,今天也在为不肯好好吃饭的神乐而犯愁。

  从小便觉醒了向导属性的神乐早就被送进塔里生活,晴明看她年纪尚小便将其留在了身边亲自照顾。神乐也不负众望成为年纪最小的高级向导,而恰巧因为年龄的缘故,并没有将她派上战场,而是留在了塔里做着简单的工作。

  神乐生的瘦小,晴明也心疼得紧,每天变着法子给神乐送好吃的,今天寿司明天烤肉,可神乐就是不爱吃饭,但也没有拂了晴明的好意,神乐抱着今天份的便当走了出去,正巧碰到了前来寻晴明做报告的酒吞。

  神乐眨了眨眼,甜甜地唤了一声酒吞大人后一溜烟地跑了。酒吞不明所以,推开门进了晴明的办公室,并没有随手关门,因为他始终记得还有一个茨木跟在他后面。

  但是酒吞感应得到茨木并没有跟上来,又没有消失不远,酒吞便不在意跟晴明聊了起来。

  神乐认识茨木,这是他们两个之间的小秘密。神乐作为向导有一项从未被发现的特殊能力,就是能看见别人的精神体,只不过不能攻击也不能触碰,只能进行简单的交流,她很聪明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这个能力,包括晴明。

  茨木认识神乐也是偶然,被酒吞爱理不理的时候他就喜欢在酒吞不远处乱逛,于是就看到了将饭食丢入下水道的小神乐。那时候神乐还小,自然以为茨木是人类,慌张的将便当藏起来,茨木便了然,大千世界里,除了酒吞,原来还有别人能看见他。

  “你吃吗?”

  “精神向导不需要进食。”

  “啊……还真是可惜,你知道这是什么味的饭团吗?梅干饭团——有点酸,但是很开胃。晴明每次给我的便当都会有这个饭团。”神乐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两条腿够不着地面晃来晃去的,茨木就坐在她边上。

  “酸……是什么味道?”

  “酸啊,就是当你想哭的时候,就会酸酸的。”

  “哭不是表情吗?怎么和酸有关系?”

  “嗯……哎呀反正就会酸!茨木你哭的时候就知道啦!”

  “可是,精神向导不会哭啊。”

  “那还真是无聊啊。我每次哭晴明都会哄我依我,虽然我现在很少哭啦。”神乐歪着头,将饭团全部塞进嘴里,口齿含糊着跟茨木说话。

  茨木还在埋头沉思酸到底是什么味道,那边酒吞就已经从办公室出来了。

  酒吞的面色很沉重,眉宇间一股挥之不去的阴霾。他见到神乐先是点点头打了个招呼,然后又看见坐在神乐旁边的茨木,愣了愣,也没多在意,毕竟在他看来神乐是不可能看见茨木的。

  “酒吞大人,您要尝尝吗?”神乐捧着便当递到酒吞面前,但两人身高差距太大了,酒吞弯腰才能拾起一块饭团。晴明给神乐做的是小型饭团,对于酒吞这种体型的大人来说,一口便能吃掉,纯属塞牙缝。

  “梅干饭团?”

  “嗯!”神乐点头。

  “挺好吃的,不过有点酸。”酒吞吃完拍了拍神乐的头,抬头便看到茨木在看他,努力扯了个笑容然后简单向神乐作告别。

  

  酒吞一言不发地走在回公寓的路上,皱着眉在思考刚刚晴明对他说的机密。

  晴明先是屏蔽了一切信号源,再用精神力探查了一遍办公室会客厅,没有发现监控录音后才放心。看到晴明这么正经,酒吞也收起了玩笑的心,汇报了一遍八岐大蛇的遭遇情况后,准备离开,却听到晴明在说:

  “我并没有下达让你去贫瘠之地的命令。”

  晴明只说了这一句便没有再说,任由酒吞怎么询问,他只是开口证据还未找到,不敢妄下定论。晴明的性子他是最清楚,不是确凿的事他不会说出口,也不会告诉酒吞,由晴明之口说出的事多半是真,当然他若是有闲情撒谎,这个执行官的位置恐怕早就坐不稳了。

  任何外出行动的命令都需要由执行官批准,执行官也有权力下达命令,属于最高执行机构,有权反对任何影响利益的决定。这并不属于独裁,因为执行官下面还有好十几个执行副官,分别管理着不同的部门,以维持塔的日常运作。

  首席哨兵向导的任务去向则更是需要执行官亲自批准才可行动,他们可以自由去向,但必须上报执行官并且估计任务危险指数后再行动,毕竟首席哨兵或向导仅仅只有一人而已。

  酒吞知道晴明在担心什么,若最坏的打算成立的话,底下一定有内鬼,至于内鬼的权力多大,他不好评估,能瞒过执行官而调动首席哨兵的,地位一定不低。而且内鬼肯定一早就知道贫瘠之地有八岐大蛇,所以故意调动了酒吞过去,若酒吞实力差一点,便命丧黄泉随了内鬼的意,他酒吞实力再强也无力单杀大蛇,反倒惊醒激怒了大蛇。这一桩买卖无论输赢都是不亏的,隐藏在暗处的敌人将他利用了个干净彻底。

  酒吞握紧了拳头,沉蕴的怒气渐渐上浮,他一向来不喜欢暗地里耍手段的阴险小人,若是被他揪出来,一定会要那个小人好看。

  “吾友。”走在酒吞身后的茨木突然唤了一声。

  “嗯?”

  茨木从拐角的阴影处走了出来,柔和的灯光给人渡了层柔光特效,整个人看起来一点也不像战场上厮杀的战神鬼将,反倒真真切切像一个人类,他歪着头很是认真地问着酒吞:“酸,是什么味道?”

  呃?


  然而首席大人忘记了一点精神向导是哨兵的内心情绪反应,当首席哨兵大人心率过快的时候,精神向导茨木心也跳的很快,面颊微红如天边的残阳。

  “吾友生病了吗,我感受到吾友心跳的很快。”而他这位直率的精神向导则捂着自己的胸甲,一脸担忧地看着酒吞。

  “没有。”酒吞甩了个脸色转身便走,走路时带动起流动的气流稍微缓解了他有些过快的心跳。

  他从未把他的精神向导当做一个战斗工具,而是最忠实的伙伴。从他醒来的第一眼就能确定,这个像人类的精神向导陪伴了他很长的岁月。在对记忆持着怀疑陌生的时候,是茨木不停地在安抚他狂躁不安的内心。

  精神体模拟器得以让周围的人能短暂性地看到茨木,一年需要去记录一次精神体的各项数值。每次酒吞带着茨木去做记录都能收获一片惊叹声——形象为人的精神体不多,实力还如此强大的也仅仅只有酒吞的精神体罢了。

  那时候的见习程序员很是憧憬地看着投影里的茨木,数据分析下来无论是速度还是攻击力都是顶尖水准,不由赞叹不愧是首席哨兵的最强武器,尔后酒吞全程冷着脸,数据一记录完他就带着茨木走了。临走时很是高傲地对分析的程序员说,茨木不是武器,是战友。

  算起来今年他还未曾带茨木去做记录,本料想着从贫瘠之地回来后再去,谁知出了八岐大蛇这档子事,上头尽管极力地压制流言,但还是没有不透风的墙,整个塔都处在人心惶惶的阶段,毕竟谁都清楚八岐大蛇的威力。塔的高层还在日夜加班订制作战计划,作为首席哨兵本该也要出席,但谁都知道酒吞向来不爱繁琐的会议,叫过一两次却始终爽约之后就再也没让他出席过了。

  酒吞乐得清闲,脚步转了个弯儿就朝着哨向医院走去准备去看望看望鬼使黑。

 

  “欢迎回来,旅途愉快吗?”晴明坐在单人沙发上双腿交叉叠着,整洁的西服一丝不苟地穿在身上,白色的长发只在发尾打了个结——是神乐的手笔,晴明也由得她去了。

  面前的咖啡冒着氤氲的热气,而另一杯咖啡则是毫不客气地被人洒了一半,然后从另一个陶瓷杯子里舀了一大勺鲜奶加了进去,觉得不够又加了几勺,直到奶味掩盖了咖啡的苦涩,她才小口地抿着。

  晴明苦笑:“喂喂,那是给神乐准备的牛奶。”

  勺子触碰白瓷的杯子发出叮铃的声响,面前的少女眯着眼舔了舔嘴角的咖啡奶渍,神情仍很面瘫,晴明刚开口的话又缩了回去。

  “无聊死了。那些敌人太弱了。”

  “哈哈哈,把你调出去我也觉得太浪费战斗力了。当时情况急迫,也是不得已。”

  “那么,塔紧急召唤我回来,是有大战要打了吗?难不成还是八岐大蛇复活了?”

  “是的。”

  “咳咳——真的啊?”少女被一口咖啡呛到,刚下飞机还来不及去登记就赶来了执行官的办公室,她自然没有听到人心惶惶的流言。

  “嗯,那么,准备好战斗了吗?妖刀姬?”

  “我可是期待了很久。”妖刀姬血红的瞳眸此时闪烁起来,妖冶异常。

  “啊还有,关于酒吞那件事已经上升到最高机密。我想你应该懂的。”

  “我守不住秘密的。不过为了那个人——”妖刀姬的神情也难得认真了起来,她偏头看了看即将到黄昏尽头的天空。“我愿意。”

 

 

TBC.

 

目前可公布的情报(有参考百科):

1.哨兵:五感发达,异于常人,常作为重要战斗力,于成年觉醒,但也有成年之后甚至中年时候才觉醒的例外。首席哨兵具有强大的战斗力,任期不定。

2.向导:和普通人不同的是他们拥有平复哨兵情绪的能力,高级向导甚至能用精神共鸣攻击其他哨兵或向导。

3.精神向导/精神体:是哨兵/向导觉醒之后由精神凝聚的多维生物,只有自身向导/哨兵和结合后的伴侣才能看到,不排除有特殊能力的人。可以攻击其他的生物。

4.塔:哨兵向导的公共管理所。


评论(14)
热度(91)

© 小茶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