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茶娓

谨慎跳坑,墙头很多

[酒茨] 灵魂伴侣 03

哨向架空设定

私设成山

酒吞X茨木

这章有黑白,注意避雷



03

 

  酒吞手持木质太刀眯着眼看着面前的虚化精神体,身子微前倾,一副全神贯注的姿态,额角的汗水顺势滑下,垂垂欲坠地悬在消瘦的下颚,暗金色的军服被解开了一排纽扣,露出被汗水打湿的白衬衫,此时正紧紧贴合在他的腹部,健硕的腹肌若隐若现。

  和他对战的是茨木,依旧是金纹甲胄的模样,只是茨木的手里也拿着一把木质的太刀,另一只空荡荡的袖子正垂在下方。茨木大口喘着气,眼里完全是嗜战的炽火在燃烧。

  一瞬之间,茨木先行闪到酒吞身侧,一个快刀对着人的的手臂劈过去,酒吞闷哼一声下盘稳扎马步,抬起手臂挡住了茨木的全力一击。这下两人靠得极近,几乎能看清对方脸上的毛孔大小,甚至是在对方眼里能看到彼此的倒影。而那颗汗水也终于从酒吞的下颚滴落在演练场的地面上,震几圈起不存在的涟漪。

  茨木没有任何属于人类的气息,但酒吞就是能感觉到他存在。因为他在茨木鎏金的瞳眸里看到了自己,意气风发聚精会神的自己。

  对峙了几十秒后,酒吞先一步移开了视线,一个用力推开了两人的距离,而茨木一个趔趄后也站稳脚跟,收起了太刀绽开了一个笑容。

  “不愧是吾友,吾还是望尘莫及。”

  几个小时之前快到哨向医院的时候酒吞又顿住了脚步,带着茨木去了演练场——他们好久没有这样打过一场架了。很久以前,酒吞从那场战役中苏醒后,为了复健每天都会来演练场和茨木过招练手,有输有赢,两人享受的都不是结果,而是全神贯注的时候眼里只有彼此的对手。

  “不打了。”酒吞走到休息区拿着干毛巾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偌大的演练场只有他和茨木两个人,或者说只有他一个人更为严谨一些,大多数来这里的哨兵向导是为了和精神向导配合作战,像他这样成天和精神向导对打的几乎不存在,因为大多数的哨兵向导都十分珍惜自己的精神体,因为如果精神体有任何损伤那对于他们的实力来说都是很大的削弱。

  酒吞自贫瘠之地回来后就一直不安心,他总觉得有一场声势浩大的暴风雨就要来临,面对这一切他甚至来不及去准备迎击,压抑的气氛甚至快要让他窒息。不断地握紧手中剑也无法得到的安全感,战斗还未打响,恐怕他这个首席哨兵就要因为精神混乱的原因先退出了。酒吞灌了一大口矿泉水,冰凉的水从咽喉经过,稍稍带给他一丝的清醒。

  “吾能感受到吾友不安的情绪,请允许吾进入精神图景。”茨木微微俯身放低了请求姿态,完好的左手放在了右肩,。

  他是首席哨兵最忠实的下属,他亦是首席哨兵最锋利的刀刃。

  是酒吞赋予了他人型的姿态,让他得以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得以遇到酒吞。其他人看不到他又如何,他孤独又如何,只要酒吞能看到他就足以。

  “允许。”

  酒吞闭上了眼,和面前的精神体进行精神对接。如两条绵长又复杂的线,经过重重阻碍终是汇合,交缠后成为一条线。过程很短暂,茨木做这一切轻松简单,仿佛只是在寻找回家的路一样。而不假的是,酒吞的精神图景确实是他第二个家,平时酒吞不放他出来的时候他就待在这里面,不是睡觉就是到处乱逛。

  所谓精神图景就是哨兵向导觉醒后的精神世界,和多维的精神体一个道理,他们既存在又不存在,只有结合过的哨兵向导才能互相看到彼此的精神图景,有的人的精神图景很小有的人的很宽大,这和精神力没有丝毫的关系。平时精神图景会有一扇虚拟的门,钥匙在哨兵向导的身上,意思是说只有经过本人的同意才可进入那扇门,看到精神图景。

  酒吞的精神图景是一片红色的枫林,比鲜血还要红艳的颜色铺天盖地,枫林仿佛没有尽头,茨木也不会乱跑,常常在枫叶树下等着酒吞的召唤。

  此时的枫叶林被风吹的哗啦啦作响,无数的枫叶散落在地,铺满了整个地面。这是茨木从来未曾见到过的场景,整个世界都被红色覆盖了,漫天都是红枫在飞舞,又妖冶又危险。

  哨兵躁动的情绪会影响精神体,同时精神体也会染上哨兵的情绪,所以茨木唯一能做的就是在自己狂躁的情绪表露出来之前进入酒吞的精神图景,自行安抚。他选了一处红枫堆积很厚的一棵树下,静静地靠在树边坐着,让自己的思绪慢慢沉淀下来。

  八岐大蛇,消失的记忆,以及酒吞。他很难做到不去想酒吞的一举一动,这一切都是精神向导的必然结果,和哨兵共同战斗,帮助哨兵平复情绪,给哨兵无上的忠诚信任。

  在茨木眼里,酒吞就是他的世界中心。

 

  精神图景内不分昼夜,而酒吞的图景是一片漆黑的夜,圆月当空,被蒙上一层白纱的雾,看起来朦胧又神秘。

  突然地从一旁的红枫堆里钻出了一个毛茸茸的脑袋,短耳轻轻抖动,枫叶从它脑袋上掉落,全身通体白色,身上灰色的纹路有些暗淡,唯有那双紫色的瞳孔摄人心魂。

  等到它将身上的红枫都抖落,茨木才看清这竟然是一只幼虎。

  幼虎从红枫堆里跳了出来,走路有些踉跄,蹭到了茨木身边,用它毛茸茸的脑袋轻轻地蹭着茨木的左手,嗷呜一声舔了舔茨木的手心。

  后者自然是惊讶的。精神图景内是不可能存在除了他以外的生灵,更不要说是这种幼小却真实的多维动物。不知道这个幼虎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又是怎样出现的,但茨木能肯定的是幼虎和他一样属于多维的精神体,并且和酒吞有莫大的关联。不然怎么能以实体的形象出现在酒吞的精神图景里,并且还能触碰到他。

  茨木一只手托起了幼虎,尖锐的指甲或许咯着了这个小家伙,幼虎张开没有长齐的牙齿含糊不清地呜咽着,四只肉呼呼的肉垫胡乱扑腾,想要挣脱茨木的手。茨木将其放在了地上,很快趁着茨木一个分神,幼虎又撒开了四条短腿就要跑。

  不过哪里比得上比它高大十几倍的茨木,后者一伸手又抓住了小老虎。在尚未弄清楚这只幼虎的出处之前,茨木无法将其放走,但是幼虎太小了,根本无法将它带到现世去,只好又重新放回了枫叶堆里。

  茨木有想过这会不会是酒吞觉醒的第二个精神体,但很快就被自己否决。先不论自古就没有第二精神体的先例,再者若那个小老虎真是酒吞觉醒的第二只精神体那他怎么根本无法察觉到酒吞的气息。

  他自然是相信他的挚友酒吞有足够强大的实力,但那只小老虎真的太过弱小,弱小到只要茨木的手指稍微用点力,小老虎就会一命呜呼。

  茨木身子向后倾,倒在了枫叶堆的旁边,左手撑着脑袋看着在枫叶堆里玩耍的小老虎,一边困倦地打着呵欠。

  说来最近他也甚是嗜睡。

 

  酒吞最后还是提着一袋子水果去医院看了鬼使黑。

  一进病房就看到穿着病号服的鬼使黑翘着腿在玩手机打着游戏,一看到有人进来先是下意识地按了锁屏藏起了手机,然后看到来着是酒吞就松了口气,打开游戏继续玩,可惜貌似玩的是有时间限制的,只是短短几秒不玩的时间,他就死于非命。

  屏幕上硕大的GAMEOVER出现的时候,酒吞唾弃地瞥了一眼,简直就想掉头就走。这家伙根本就没伤,就连轻微的擦伤都是因为不小心碰到了荆棘划出来的伤口,只是和八岐大蛇战斗精神力消耗的有点多,睡一觉就能恢复得差不多的事,他偏偏在哨向医院呆到现在。

  “你这种单身哨兵还不懂吗?”鬼使黑冲他挤眉弄眼。哨向医院最不缺的就是向导,许多无法上战场的向导就做着这种幕后工作,帮助前线的哨兵安抚精神既轻松又舒适,因此大多数向导在毕业后选择的都是哨向医院这种工作,比如刚刚酒吞路过的走廊就看到不少的向导医生护士急冲冲地去往了急症室。

  “哦?你还没和你弟弟结合?”酒吞也毫不客气,拿起自己买的橘子剥开了果衣就吃。

  “喂,我有这么禽兽吗?”鬼使黑顿时泄了气。

  “有。不知道是谁前几年还一直粘着鬼使白的。”

  说起鬼使黑鬼使白,两人本无血缘关系,只是都是孤儿被同一人收养,便以哥哥弟弟相称。两人还在哨向学院可谓是形影不离,其实基本上是鬼使黑形影不离鬼使白,无论弟弟去哪里哥哥都要跟着,总是担心弟弟被欺负而赶跑了许多前来表白的哨兵,因为他的弟弟是一个向导,还是一个很有天赋的向导。最近的鬼使黑也很是忧愁,因为他的弟弟向他告白了,想要和他结合永远在一起,脑子蒙圈的鬼使黑当场落荒而逃。

  于是就逃到了现在。

  “哎。”鬼使黑长叹一口气,只觉得他的哨兵生涯真心艰难。

  旁人酒吞不作多评价,这场你追我逃的戏码只不过是当局者迷罢了,总有一天鬼使黑会回头看的。酒吞吃完最后一瓣橘子,酸甜的滋味刺激到了他的味蕾,不知为何他想到了茨木,大概因为是茨木永远无法尝到酸的味道,更不用说甜的味道。

  想到这里,酒吞又拿了一个橘子剥开吃掉。

  这是酸味,茨木你感受到了吗?

  “靠,你送我的橘子,这会儿都要被你吃光了。”

  “没毛病啊,我买的我吃掉。”

  鬼使黑暗搓搓地朝人竖了个中指。

 

  正当两人拌嘴的时候,医院楼下传来一阵尖叫,嘈杂的声音在哨兵耳朵里格外清晰。酒吞让鬼使黑好好装病休息,自己出去探个究竟。

  下了楼却发现向导医生护士们全都围着一个穿着病号服的人,那人应该是一个哨兵,精神快要面临崩溃的哨兵。但周围的护士医生没有一个人能成功和他对接上精神回路,应该说他拒绝了所有向导的请求治疗,蹲在医院光洁的地板上,捂着脑袋痛苦地呻吟着。

  医生护士看到酒吞连忙惊呼首席,他还未换下军装,肩上的军衔昭示着他的身份,人群自动让开了一条路,此时酒吞才看清,这个蹲在地上的哨兵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嘴里囔囔着什么,等到酒吞走到他面前,蹲在了他身边,才听到对方沙哑的却抑制不住的激动声音。

  “杀……杀掉向导……”

  几乎是一瞬间,蹲在地上的人猛地站起来,推开了酒吞,向着离他最近的向导冲去。当一个人没有了武器,那么他最有可能会是挥动拳头,但是这个哨兵他像是一只脱缰的野兽,冲着向导呲牙张大了嘴就要咬人。

  酒吞还未出手,精神崩溃的哨兵就像断了片一样,突然停止不动了,但呲牙的大嘴还冲着面前的向导大张。周围的向导医生护士们都吓得后退了几步,唯有那个被精神崩溃的哨兵呲牙的向导医生仍旧不动声色。

  他穿着医师白色外套却没有扣起所有扣子,露出浅灰色的T恤上面印着不知道哪国语言的文字,直挺的鼻梁上架着黑框眼镜,修长好看的手指顿在空中。

  酒吞越过动弹不得的哨兵,终是看清了这位向导医生的脸。

  “哟,鬼使白。”

  刚刚鬼使白趁着那个哨兵精神有一丝的情绪变化的时候,立刻入侵他的精神回路,完成了一次漂亮又迅速的对接,这样的难度无疑是大海捞针,但是鬼使白不仅捞到了,而且还见缝插针控制住了这个精神崩溃的哨兵。

  鬼使白只是朝着酒吞点了点头又皱起了眉头,他刚刚入侵的时候消耗了不少的精力,现在只是勉强控住了哨兵的精神回路,但是只有他自己发现了还是对接不上精神回路。打个比方,正如他在众多小巷里准确地找到了这个哨兵的家,但哨兵并不打算开门,并且还加了一把锁,鬼使白无奈只能翻墙强制进入了哨兵的家,却发现进入的只是院子,真正的大门还是锁着的,并且没有其他门窗了。

  酒吞自然也看出了这一点,他懂鬼使白在担心什么,一个手刀就劈向了哨兵的后颈。本来还有点意识的哨兵此时完全昏迷,倒在了地面上。

  酒吞将其扛起,准备运到高层。哨向医院的高层是研究所,几乎汇集了所有顶尖的研究人员,专门进行哨兵向导的功能开发和维护。

  “是神游症。”鬼使白也跟着他一同进入了电梯,随着电梯楼层一步步升高,他才开口说道。

  人类的想象力是没有极限的,能创造出任何意想不到的事,人类创造出了哨兵和向导,同时也带给了这类人与众不同的生活,但享受这与众不同的生活的同时也有危机四伏和潜在的危险性。

  神游症大多是哨兵接收了过多的信息量而得不到向导的精神疏导所产生的失去自我意识症状,多数表现为“世界上除了自己以外都是敌人”这种思想行为,但如今的技术进步,神游症已经几乎不可能出现,除非是野生哨兵未被塔统一管理,但这种情况也很少见了。现代的哨兵向导基本上没有人听说过神游症,但鬼使白在图书馆学习的时候偶尔翻阅到了关于神游症,并且很有兴趣地了解了一二。

  “哦?你确定吗。这不是小问题了。”

  “百分之五十的确定,另外百分之五十是怀疑。因为我认识这个哨兵,每周他都会来医院体检,各项指标都正常,不巧正是我负责他体检的。”

  酒吞正想继续问一些事,但电梯叮的一声已经到了顶层。

  电梯门缓缓打开,酒吞抬头,先是被巨大的玻璃柱体吸引,里面盛满了不知名的液体,还在冒着气泡,而在柱体里面蜷缩着一个人类。

  皮肤白得不能再白,微卷的白色长发遮住了大半全裸的身子,身体的四肢都插着管子,不,右手并没有插管子,而是无力地垂着,管子链接在外面,他背对着酒吞,似乎在沉睡。

  酒吞没由来地突然心脏快速跳动,瞳孔放大盯着玻璃柱体的人。

  ——好像有什么要呼之欲出。

  

 

TBC.

目前可公布的情报(有参考百科):

5.塔的部门分为三大类别,一是塔中心,负责战斗的主心骨部分。二是哨向医院,负责后勤包括科研方面。三是哨向学院,负责培养哨兵向导。

6.精神图景:哨兵或向导的具象化的精神世界,也是他们真实的精神状态的体现。

7.鬼使白是高级向导。


评论(13)
热度(64)

© 小茶娓 | Powered by LOFTER